宝蓝蓝(*/ω\*)

指绘的,,,没有板子【QAQ】
画的很丑【好想成为大触好想有人约稿好想交朋友,,,碎碎念_(:з」∠)_】
希望更多的人喜欢小英雄!(〃∇〃)

焦躁于不能马上获得时间和资金链以及其他人的快速成功我的无法历练,还有快节奏更新的社会是否会被淘汰。

似乎每天都有很多事情啊。
真正想忙的事情还需要准备一些条件,所以要去做别的事情去创造条件,想要好好休息又很愧疚,不休息又真的很累。
可是我确实是身在这个规则里,我的起点没有别人那么好,想要触碰规则必须要先努力达到目标,所以很讨厌那种,明明有着先天优势,却每天活的混乱的人。也很烦那种,觉得自己已经这样了,自暴自弃不往前走的人
真的很累很累。很多事没有做完,又有了新的事要发愁。但是如果就认命于我最初的位子,我觉得我就没有必要抱怨命运什么的,完全是自己的问题。
而且,多少也想知道,规则是什么。我也有自己的规则。我想在不打破规则的情况下,向大家说一下我的规则,让这个世界更温柔一点。虽然每天都很好,但是活着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希望世界越来越好的。
然后,我知道的那些人们,我一定会让大家知道你们的。
新的日子继续努力吧!
2018-3-25-11-40

童话

铠眯着眼,看着王城的方向。
快到了。他想。
自从战事以后,已经很久没见过王了。听说,邻国的公主又去了王城找王子,据说这次是来谈两国的联姻的,王……铠抿了抿嘴,想起了之前和王的对话。
“阿铠喜欢什么样的人?”
“……”他没说话。
“我倒是有个很喜欢的人。”
“……是什么样子?”
守约笑了笑,道:“长头发,很好看。”转头看了看他,又补充到:“是个可爱的笨蛋。”
长头发啊……铠想起邻国公主的美丽模样,突然有些难受。他抿了抿嘴,尽量把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从脑子中抽出去 。

军营里面依旧是一片欢腾的景象,长时间的精神紧绷让他们都疲惫不堪,而这场胜利则是对他们最好的抚慰。
铠慢慢的走到边上,蹲下来处理伤口。胳膊上被兵刃长长的一道血痕,其他地方也有大大小小的伤。平时他是不管的,反正过一段时间自己就愈合了。只不过明天要去皇宫了,不管怎么说,还是希望能好一点去见他。
铠本想去找绷带,又觉得自己用浪费,于是简单涂抹了一下药膏,就放在那里不管了。
“队长!”
“嗯?”铠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小兵。
“王子刚刚传信过来了。”
“……他说什么?”
小兵道:“王子让你现在去见他。军队会暂时交给苏队长。”
铠站起身,拿上剑,道:“好。”
距离王城不过还剩下几百里地,铠上了马,趁着天色还明,一路不停的赶回王城。
王宫里依旧是灯火通明,隔了老远,铠便听到了玄策活泼的声音:“哥,你真喜欢她啊?”
“对啊。”
铠僵了一下,停止了上前的脚步。但窸窣的动静已经让两个敏感的人戒备起来。
守约看到他,明显放松了警惕:“阿铠回来了?”
铠垂下脸,单膝跪地:“王。”
守约笑了笑,让玄策去后殿准备吃食,自己在铠的面前坐下:“阿铠这是怎么了,去了下军营,怎么都忘记我叫什么了。”
铠依旧没有说话,守约皱了皱眉,抬起了铠的下巴试图让开正视他,铠却把目光错开了。
“你怎么了?”
铠伸出手试图拍开守约的手,却被脸色突然阴下来的守约抓住了胳膊。
“……为什么不包扎?”
铠抬起头,没说话。
守约真的有点生气了,“你今天到底怎么了?”
“我……”铠想了想,只觉得有些不舒服,于是胡乱的朝守约摇了摇头,忍不住想要离开这里,却被守约抓住肩膀转了过来。
“……阿铠 。”守约深吸一口气,试图和他好好说话。“本来我今天是有很重要事想和你说的。可,你为什么一回来就这副样子?”
铠低着头,没说话。
守约也没有催他,一时间,大殿里一片安静。
“……什么重要的事?”
“嗯?”守约疑惑道。
“你要和她联姻吗?”铠紧抿着嘴,脸色因为垂着头而模糊不清。
“她……是谁啊?”
“长头发……可爱的邻国公主。”铠抬起头,眼神里是自己都不明白的委屈,“为什么非要我说出来。”
守约没说话,他抓着的肩膀轻轻的颤动着,让他忍不住把那个人抱住了怀里。
铠有些无措的挣扎着,他凑过去,咬住他的耳廓,含混不清的说:“喂……你是笨蛋吗?”
“……”
铠的大脑一片空白,所有的热度从他的左耳扩散开来,把他整个人都包围了。耳边只能听到那个人温柔的声音:
“长头发……是蓝色的。人确实很好看啊,现在耳朵还红红的……嗯……笨蛋倒还是那个笨蛋……而且……”
他听见声音在耳边炸开,炸的他心跳仿佛都停了。
“是他,不是她。”一个轻轻的吻,落在了他的耳边。“是你啊,笨蛋。”

大厅里一片寂静,玄策依旧在后殿忙碌,不知道前殿的两个人正经历着什么。
良久,铠的眼神聚焦到守约的脸上,守约搂住他,抢先一步开了口:
“以后不要去军营了。”
“……”铠的理智终于被这句话拉回来一点:“……我是士兵。”

“想当兵啊……那就做我一个人的骑士吧。”守约用手轻轻玩弄的铠的发辫,感受着那人一瞬间僵直了的身子。
守约更用力的搂紧了他的阿铠,道:

“世界第一的骑士大人,你愿意吗?”

铠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捏紧了守约的手。守约笑着,吻上了铠胳膊上的伤口,那里已经没有血了,但吻似乎把这种激情的感受送到了铠的脸上,让他满脸通红。
他红着脸,看着守约凑过来的脸,抬起头吻住了守约。守约把他的脸按向自己,加深了这个吻。



那就在一起吧。

毕竟骑士永远忠于王子。

而王子永远深爱骑士。

end




冷天

铠坐在床上,半皱着眉看着切菜的守约。
菜板上已经堆了满满的菜段,百里守约沉默的切着菜,没有要停的意思,似乎想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对他的不满。
“守约……”铠忍不住开了口。
百里守约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指了指菜板上的菜:“午饭。”
然后又预估了下切菜的速度,又补充道:“晚饭应该也有了。”
铠张了张口,还是没说话的低下头,无意识的抠起了手甲。天气变冷了,手甲也越来越凉了。想要暖和的东西……他想着,思绪也远离了桌上的菜段。
百里守约看着他低着头的样子,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中的刀。
铠听见声音抬起头,看了看桌子,小声问道:“切好了吗?”
百里守约笑着看着他,眼底却是掩饰不住的愠怒:“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生气?”
铠想了一会儿,他没有错过值班,吃饭也没有吃太多……最近也按时看小妹了……铠觉得没什么问题,便朝守约摇了摇头:“不知道。”
铠看着守约,背挺得笔直,像个被提问了的小学生。
守约看着他,有些无奈。
“手。”百里守约扬了扬下巴,眼神示意着铠的手甲。
铠有些不明所以的举起手甲,百里守约走上去,轻轻地试图解开手甲。
“唔!……”一声痛哼被紧咬的牙齿封住,铠小声的抽着气,看了看已经和手甲冻到一起的手,又可怜巴巴的看着守约。
手甲里的手已经冻的发青,一部分皮肉和手甲冻在了一起,随着守约解开手甲的动作裂开了血口。
“自己知道怎么回事吗?”百里守约问道。
“……”
百里守约转过身去,从药箱里翻药。
“守,守约……”铠结结巴巴的开了口:“没关系的,下次变魔铠时……”
“会自愈?”百里守约把手上的药扔到一边,眼神仿佛结了冰:“你就不知道疼?”
百里守约一把抓住铠的手,把他扑倒在床上。铠动了动,但却推不开守约,无奈之下,只好让他压着。
守约埋在他的颈窝处,不说话。
半响,铠的耳畔传来了守约闷闷的声音:“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心疼。”
铠愣了一下,无奈的笑了笑,摸了摸守约的耳朵:“我没关系的。”
“下次不许再这样了。”
铠没有回答,只是微微抬起了头,吻住了守约的耳尖。
然后他笑着,看着耳朵开始一点一点的变红。

“我想要个能暖手的东西,守约。”




“……尾巴可以吗?”